88bifa必发 > 神话 > 出世的入世:青城山道家与四川人

原标题:出世的入世:青城山道家与四川人

浏览次数:56 时间:2019-06-24

  相比起圆明宫的清静,太清宫就只能用破败来形容了。位于青城后山的太清宫距离最近的村庄也有几公里远,藏在一片山坡上的松林之中,在地震后只剩下大片的瓦砾堆,又是小道观,几无游客踪影,算上常年住在里面的居士也就四五个人。可是蒋信平道长却没离开,带着一个60多岁的徒弟,103岁的他说是要把道观修好。

  丁培仁教授说,蒋道长特别符合道教精神,“个子不高,很木讷,也很收敛”。可是,我们看见的他却和丁教授的描述不太一样,个子矮小,却不木讷,甚至很有趣,说自己地震那天如何安慰60多岁的徒弟,“不怕不怕,云南的吊床也是这么摇晃的”。然后从二楼把被子什么的扔下来,“因为他那时候已经预料到楼房会倒,所以要先把被子准备好”。甚至那天地震摇晃的次数他都记得,“30多下”。

  第二天,徒弟周师傅就恢复了日常生活,照料蒋道长的日常起居。蒋道长属于特别能吃的类型,早上吃6个鸡蛋,30多个汤圆,吃完就睡觉,一点都不会睡不着,而且睡相特别好,“像个婴儿一样躺下就睡着了”。

  据说这是道家修为在起作用,道家讲究清静无为,天塌下来都能正常地修行运转,不是在那里哭天抢地,也没有豪言壮语——道观的前殿基本上毁损殆尽,楼上也倾斜得不能住人,可是蒋道长就住在厨房边的小破屋子里,睡得特别香。

  我们去的时候,他刚起床,看上去其貌不扬:矮小的身体,肚子却鼓起来,头发稀疏,这些稀疏的头发是掉后新长出来的。见到有人来,周师傅想给他找件道袍披起来,可是找来找去,几件道袍都皱得可以,没一件是平整的,原来他们的衣柜都在地震里毁掉了,现在只能穿皱的。

  可是蒋道长和那些养尊处优的百岁老人完全不同,他吃,他睡,“那都是修行的日常功夫,要从那里做起”。这些修行,到了关键时刻看出了作用。从地震的第二天起,蒋道长就开始了修复工作,他也不肯下山,砍了很多竹子回来自己搭建地震棚,不下山的理由是:“不能无事就来,有事就走,那算什么道。”

  道家一方面讲究清静无为,可是另一方面也讲究顺势而为,“不是说无为就是不动,不作为,其实往往是功成身退”。而现在,蒋道长要完成的“功”,就是把太清宫修好。

  和大的道观不同,太清宫没有很多道士,无论钱和人力都匮乏。周师傅已经60多岁,要照顾蒋道长的饮食起居,又要上山采茶、采药,所以根本顾不上道观的维修,于是维修的重担落在103岁的蒋道长身上。他平时的定力修为,在关键时刻都显露出来,“我就是总工”。道观修复雇了七八个民工,蒋道长说自己“又是安排总工,又是施工总工,还是管理总工,反正都是我”。甚至连设计都是他,“要古色古香,不能用水泥,全部要用木头地板,楼上还要雕刻,所以要慢慢来,急不得”。103岁的老道长说不急,听着总有几分异常的感觉。除了管理施工,还要从别处弄钱来付工资,一人一天65元,而且工人们伙食待遇还要好,“一天三顿要酒,三天还要打两顿牙祭”。道长的工资贴进去了,“香港那边捐款5000元,台湾的道友捐赠了3000元,差不多了”。他自己亲自管理账目。

  散淡而又悠闲,但是又不放弃主动,李刚说:“道家讲究‘我命在我不在天’,特别顽强,在关键时就显现出来。”在他看来,这种观念也早已浸润四川民间,“你看四川人,性格都不急,慢悠悠地,可是又吃得起苦,再大的事情也拿得下来”。

  按照他的安排,工人们有条不紊地修复,几个月下来,刚把后面的蓄水池修好,“用竹子引水,清澈得很”。水池的水好了,道长就忙着泡茶,今年的新茶刚下来,是周师傅自己做的,而茶叶的制作也有故事:“我帮一个制茶的师傅看好了颈椎病,不要他付钱了,说是把他的制茶手艺传给我就可以了,你看这茶叶做得怎么样?”

  这才知道,蒋道长和周师傅都是骨科高手,常年帮别人治病,十多年前,青城派掌门刘绥滨被他们俩治好了内伤。“当时和人比武大概受了暗伤,结果右足底痛影响行走,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情。”周师傅拍拍打打了一顿,说是3天就能全好。刘绥滨说:“周师兄已经是60多岁的老人了,可力气大得吓人,把我弄得疼死了,但是说老实话,第二天我就好多了。”

  我问蒋道长如何帮人看病,是不是要把脉,他眼神很犀利地一转,说:“把啥子脉,有时候听人说话就知道好与坏。”大概是指凭话音气息来诊断病症。还是周师傅拉了拉他,大概觉得他话说太过了。

  不过,看到蒋道长的拐杖后,我才知道刚才那些线岁的老道长让人惊奇的地方还多得很——这个专用的钢拐杖有20多斤,顶头是个不锈钢的圆球,光这个头就有1公斤重,平时道长上下山都用这根拐杖,“好用,还可以防身”。工匠中有个身强力壮的瓦匠,平时一顿能吃三大碗饭,看见道长的拐杖也拿起来玩,一拿就觉得特别重,老道长拿两个指头轻飘飘地拈起拐杖左右晃,“重啥子,一点都不重”。

  我们这才知道,道家的修炼真是不显露,关键时候的那么一点展现,却又让人不得不佩服。

  平时蒋道长的修炼并不在人前,周师傅说:“就看见他吃了就睡觉,练啥子武功都没看到。”上次几千人来观摩青城山道教文化,老道长穿着厚厚的团花衣服上台去,别人穿短衣都嫌热,他一点汗都不出,说是“出了汗算啥子功夫嘛”。上去打了一套拳下来,还是一点汗都没有,而且还是剧烈的动作。当场有记者采访他,问了一个问题还没等他答完又问一个问题,老道长生气了,说:“你是啥子记者吗,不够身份,我话都没讲完你就抢话。”

  附近村里的人都说道长是神仙。道家讲究修炼,也讲究长生,可是蒋道长对这些话是什么都不说,只是说:“会啥子功夫,我就是会吃苦,有时间就多吃点苦。”

  年轻时的火暴脾气现在几乎也都没有了,整个青城山镇的人都知道早年有个厉害的蒋道长负责看守山门,“文能文得,武能武得”。文是指蒋道长拿起毛笔就能写字。“文革”时期来青城山串联,不守规矩往食堂窗口冲,只见厨房卖饭的窗口“嗖”地窜出一人,正是矮小的道长,结果吓得满场安静下来。

  只是这些传奇在蒋道长看来都没什么意义,现在的他,还是吃完早饭就呼呼大睡,“修行,先从吃饭睡觉练习起来”。

本文来源:出世的入世:青城山道家与四川人

上一篇:晚清木雕文财神造像

下一篇:tlbb3武圣卡什么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