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bifa必发 > 人文专栏 > 历史达人乐萱历史上从梭伦时代实现了遗嘱自由

原标题:历史达人乐萱历史上从梭伦时代实现了遗嘱自由

浏览次数:52 时间:2019-08-16

  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得出结论说,无论是城邦的居民还是它的领土都应是“一目了然”的。当人口超过一定限度时,就如马克思所指出的,只能借助于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强制移民的方式(建立海外殖民地)来解决。因此,雅典的公民权具有排他性和闭塞性的特点。享有公民权者只限于原来四个部落的雅典人;这种权利在通常情况下是不能以任何方式扩及于外来居民或附属地居民和同盟者的。

  诚然,据普鲁塔克(Plutarch,公元46-120年)记载,雅典在梭伦时代曾有接受外邦人为公民之例,但其限制是很严的:据说,“他(梭伦)只准许那些永远流亡于其母国之外的人,或那些举家迁来(雅典)经商的人成为雅典公民”亚里士多德也说:“有许多政体就放宽公民身分以至客民也不难入籍。这种排他性到了伯里克利斯时代就已经固定化了,如亚里士多德所说:“在安提多图斯担任执政官的那一年(公元前451年一作者),由于公民人数大量增加,又通过了珀里克利斯所提议的法令,规定享有公民权利之人仅以父母双方均为公民者为限”。

  今天的历史小知识到这里就结束了!小编历史达人乐萱希望各位读者在一天辛苦工作之后,看到这篇文章可以缓解你一天的疲劳,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让我们敬请期待吧!

本文来源:历史达人乐萱历史上从梭伦时代实现了遗嘱自由

上一篇:澄清中西哲学比较中的几点误解

下一篇:传记文学40年:笔墨留痕为时代立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