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bifa必发 > 人文专栏 > 京昆群英会Day2 顾炎武:“天下兴亡”的杜鹃与“

原标题:京昆群英会Day2 顾炎武:“天下兴亡”的杜鹃与“

浏览次数:107 时间:2019-01-05

  昨日夜观昆剧《顾炎武》,走出剧场寒风一吹,眼前的万家灯火瞬间变得冥冥漠漠,一瞬间大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恰似全剧的高潮《问陵》一场,顾炎武在故国神游中面对新朝明主康熙的诘问,清晰而简洁地道出“亡国”与“亡天下”的区别,表述士人“正人心、拨乱世、续文脉、保天下”的担当,最终出之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主旨,层层推进,脉络分明,最终的升华也因之水到渠成,有心的观众,确可在那一瞬时触摸到这位前辈先贤穿透时空的深邃思考,以及绵延至今的悠长回音。

  从这个意义上说,该剧达到了新编历史题材原创戏曲少有的思想高度,可以毫无愧色地称道一句,立住了。省昆门类齐全、当行本色、恰如其分而精准有力的表演,编剧罗周、导演卢昂和主演柯军等人在创作理念上的志同道合,用折子戏连缀的方式串联起亭林先生生平的散点透视方式,都使得该戏初初问世而显得颇为圆熟流畅,可品观,可回味,可思索,可称道。

  然而作为一名现代观众,对原创历史题材的戏的衡量尺度中,至关重要的一条,必定是该剧的当代性——既包括对超越岁月的永恒主题的表达,也包括对当下的启迪和观照。非常巧合的是,顾炎武先生本人,恰恰是一位很大程度上超出了他所在时代而极具现代性的启蒙思想家,他纵横古今的高明洞见,又来源于自身实实在在的深厚学问和思辨,因此哪怕是下笔极为小心的《清史稿》,也不得不承认先生“凡国家典制、郡邑掌故、天文仪象、河漕兵农之属,莫不穷原究委,考正得失”,这比起来剧中或者现实里首鼠两端的文臣武将乃至顾炎武的交游同好,确实超之远矣。因此笔者不得不提出这样的疑问:面对这一宏大的命题,用折子戏的“写意”方式来处理,多处着力,烟云散漫,是否会有意到而笔未随的遗憾呢?

  传统知识分子,也就是“士”,大抵是沿着修齐治平的路径,追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境界,至高典范即为孔夫子般的“内圣外王”或“素王”,道德学问文章,道德必定居于首位。而现代的(公共)知识分子所面临的情形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类在信息技术和知识储备的爆炸式发展,让“通识”显得尤为重要。事实上,一个现代公民如果不具备“通识”,便根本无法无法具备对公共事务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此时,现代知识分子基于“通识”基础上的担当、清醒和勇气就显得尤为重要,如何拓展公众认知视野的宽度,提升社会认知水平的底线,是其责任担当所在。

  从“士”向现代知识分子的转化和演变,顾炎武以及黄宗羲、王夫之等诸位先生,应当说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人物。基于中华传统文化的强大生命力,这种转化和演变并非暴风骤雨式的断裂和重建,而是自我改善、自我进化的“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正如余英时先生所指出,“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是帮助民主观念在中国传布、慢慢使大家接受的一个重要的动力”。

  顾炎武等诸位大家同样如是,他们经历了山河鼎革、天下兴亡的巨变,其悲怆沉痛有如啼血杜鹃。但他们终于超越一朝一代之得失,以数百年前打通文史哲的“通识”型实践探索,转向更加深广开阔的“匹夫有责”的领域。正如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呼吸领会新空气的“第一只夜莺”,不管是顾炎武的《日知录》《天下郡国利病书》,还是黄宗羲倡导的人人当有“诗书宽大之气”,王夫之对上古尧舜之治的质疑批驳,无不闪现出可贵的现代精神之光芒。如若昆剧《顾炎武》能像晋剧《傅山进京》那样,通过力透千钧的尖锐冲突和对峙,将笔力延伸到这个层面,或许能收获别样惊喜。

  有媒体报道称,该剧初现“新经典”模样,这与其说是一锤定音的美誉,不如说是来日可待的期许。不断打磨中的《顾炎武》,一定能用昆曲的千回百转和沉郁深长,以独特的“这一个”,致敬这位不朽的先行者。(广陵子)

本文来源:京昆群英会Day2 顾炎武:“天下兴亡”的杜鹃与“

上一篇:50首关于明月的古诗词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下一篇:辽西宇文迁塞北 五大血战定国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