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bifa必发 > 旅游景点 > 行走北京之颐和园——踏过樱花第几桥?

原标题:行走北京之颐和园——踏过樱花第几桥?

浏览次数:190 时间:2019-11-21

  趁着北京春光正好,柳絮还没飞,三月的最后一天,我们约好了去颐和园西堤探访。

  之前特意查了线路图,看路线,不到一个小时,下了课,我们悠悠闲闲的吃了午饭,跟小伙伴扯了一会儿皮,晃晃荡荡出发了。结果路程并不是如导航所样顺利,眼看课程就要开始了,我们还在地铁上。下了地铁又发现原来在着急的时候900米是这样长。所幸颐和园可以电子购票,免去了排队的苦恼。进了门一路狂奔到文昌阁,却发现小伙伴们已经离开了,赶紧打听,被告知可直奔二龙闸。颐和园里两眼一抹黑,哪哪儿都不认识,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了一圈,可算找到一个举着小旗的导游,人家告诉我二龙闸还得挺远的。沿着湖边一边猛走,一边嘀咕,这些人难道是长了飞毛腿吗?怎么走的那么远?越走越觉得心里不对劲,赶紧打了个电话。然后悲催地发现走过了,含着眼泪立刻反方向运动,终于在十七孔桥前面追赶上了大队伍。

  赶上大队伍的时候,他们刚好在廓如亭眺望湖对面的景明楼。景明楼取自《岳阳楼记》中“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在今天格外非常应景,眼前的湖水在春风的吹拂下泛着粼粼的波浪,湖边柳树已经冒出了嫩绿的小芽,有点垂柳依依的意思了。湖边有座台上的重檐八脊攒尖圆宝顶亭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廓如亭了。八脊的顶子自然可以有八个门洞,所以挂了八个匾。特别的是有些牌匾,上面有三个印章,这是乾隆皇帝的独创,在他之前,没有牌匾上盖平行三个印章的这种形式。当然,廓如亭里面的牌匾也不都是有三个印章,也有传统样式的,具体要看当时的情况。廓如亭的“廓”意为广大宽阔;“如”与助词“然“相同。乾隆皇帝给这个亭子命名是希望以此达到“虚明洞彻,境与心会”的意境。

  廓如亭旁边就是十七孔桥。桥上有很多石雕的小狮子,造型活泼,姿态各异,据说比以石狮子多而著称的卢沟桥还要多五十几个。孩子们接受了一个挑战,每一个家庭要找到三个指定的小狮子,并且合影证明,都找到的有奖品。娃们一听有奖品,一窝蜂地冲上了桥。木吒跟我商量好,我负责左边,他负责右边。顿时感觉眼睛不够用了,赶紧小跑着一个一个捋过去。三个小狮子特别与众不同,一个举着小爪子,像是在模仿招财猫,一个合着两只前爪,像是在作揖,另外一个不知道为啥,捂着下巴,像是牙疼。

  沿着十七孔桥的方向接着望过去可以看见湖边有一个小房子,坐南朝北,南侧临水,可凭窗远望,它就是乾隆在这里用膳和批阅奏折的鉴远堂。含义是“纵目远眺”之意,引申为乾隆皇帝提醒自己要有远见卓识,否则“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个地方还曾经是光绪的书房,后来,差点儿当上皇帝的大阿哥溥儁曾经在这个地方学习,师从师傅为同治帝的岳父,尚书崇绮。但是他终究于宝座无缘,不过也好,不然今日肯定要多些“戏子皇帝”的骂名。

  昆明湖南段有一个孤零零小圆岛,就是传说中的凤凰墩,是仿无锡运河中的黄埠墩而建。据说当年乾隆皇帝和太后下江南,路过黄埠墩时,皇太后生病了,经过寺中方丈治疗好转。乾隆回北京后,命人在昆明湖中修建凤凰墩,并在墩上修建了一座两层的会波楼。会波楼楼顶上安装了一支镀金铜凤凰。铜凤凰可随风转动,预测风力大小。

  后来传说道光皇帝生的公主多,儿子少,风水先生一算说,凤凰属阴,所以道光命人拆除了凤凰和会波楼。据说那之后还真生了儿子。现在的岛上有一个八角小亭,是现代复原的。

  凤凰墩旁边座落一架高大的单孔石桥,绣漪桥。绣漪桥角度比较大,桥拱非常高,这是为了方便走船而设计的。石头台阶已经被岁月打磨的非常光滑了,上下桥要很小心才行。

  西堤是乾隆帝仿西湖苏堤而建造。堤上有桥六座,(由南至北)依次是柳桥,练桥,镜桥,玉带桥,豳风桥和界湖桥我们要见到的第一座桥,我们叫她柳桥,但是这个此柳桥非彼柳桥。原来这座柳桥最开始是叫做界湖桥,因为它是西堤的开始,可是当乾隆皇帝游园的时候,看见两岸杨柳依依就把它想当然的认为成了柳桥,于是人们将错就错,把它和原来的柳桥换了一下名字,好在两边都是垂柳青青,一头一尾换一下也不打紧。

  下一站是练桥,练是白色的丝绸,因为这座桥象白练一样架在水面上,所以名为练桥。其实我觉得汉白玉的桥都是白的,都可以叫练桥。桥边总能看见深深浅浅的碧桃,桃红柳绿,十分热闹。

  接下来是镜桥。镜桥桥名出自李白的“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的诗句。这首诗名字是《秋登宣城谢脁北楼》,说到谢朓,如果唐代有朋友圈,李白肯定要时不时晒圈粉一下谢脁,什么“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还有“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不知道谢朓如果生在唐代,会不会跟李白斗诗,擦出很多火花。

  走着走着,眼前的这座桥有点儿眼熟,原来玉带桥和绣漪桥一样,是座高拱石桥,是当年乾隆从昆明湖乘船到玉泉山的通道。现在桥下的圆洞放了很多防洪的沙袋,小朋友们调皮地从桥下走了过去。

  跟着就到了豳风桥。这是一座有着有着长方形桥亭的小桥,原来叫做“桑苎桥”,后来为了哪个皇帝的避讳,就以《诗经》中《豳风》而命名,意思就是陕西豳县的小调。别看现在这个字很生僻,以前可是相当接地气的。

  非常幸运地,在豳风桥边,我们还看见了一对黑天鹅,它们自在嬉戏,高兴了,就吃两口游人喂的面包,或者自顾自说着情话。

  六桥走完了五桥,可算松了一口气,不为别的,实在是湖上的风太爱我们了,不管我们冲哪个方向,风都来抚弄我们的头发,搞得我们一个个都像从鸡窝里钻出来一样,看着对面走来的行人头面整洁,步履从容,我的心啊,像是在醋里泡过一样,酸溜溜的,多好的天色,多清澈的湖水,可惜没有心情拍照。摄影师草草小仙女还试图挽救我一下,“亲的头发乱了”。真是默默无语两行泪啊,我也想齐整一点,可惜风不随我意,把我从偏分生生地变成了中分,还参差不齐。看着柳条摆动的角度,就可以脑补这风的强度。

  树木掩映间可以看到有一个小小茶馆——水村居。这里就是当年水师学堂的内学堂,学员们在这里学习天文地理,海上战术。据说学堂很严格,毕业也很困难,当时修完了内、外学堂全部课程完成在天津水师学堂实习而毕业的人只有九人。看得出来,当时清政府为了培养海上部队还是下了大力气的。

  在这里我们先折到了耕织图区域。小朋友们都已经走得没有力气啦,大家七七八八坐在蚕神庙门口的大石头上,边歇脚,边听老师讲解。

  蚕神庙是古代的皇后要祭祀蚕神的场所。蚕神主织,纺织是农业社会主要的经济支柱之一,北海公园现在还有古代遗留下来祭祀用的先蚕坛。古代祭祀的时候,皇后象征性的从东边的树枝上采下一片桑叶,再在西边的树枝上采下两片,一共是三片就够了。其他的嫔妃和王爷的福晋要采摘五片,再低一级就是九片。看来,从古到今,地位越低,要干活就得越多呀。

  在蚕神庙的外面,可以看到庙里立着两根所索伦杆。这是满族祭祀时所立的神杆,非常的神圣,连影子都不能去踩踏。祭祀的时候在方斗里放进去碎肉,以供乌鸦享用。我们在沈阳的故宫里面也见过索伦杆的身影。

  蚕神庙往前一点就是耕织图区,这部分景区是2004年重建的。《耕织图》是南宋画家楼璹[sh]所作,分为耕图和织图。男耕女织,是典型中国古代安逸小农经济图景。宋高宗赵构使人临摹织图,并宣示后宫。后宫也没人织布,不知道皇帝为啥想在后宫广而告之,估计是皇帝想搞个舆论导向,相当于发个朋友圈啥的,想让民众上行下效吧。

  颐和园的石刻耕织图始于乾隆年间,原存圆明园多稼轩,民国初年被北洋政府总统徐世昌据为己有,镶嵌在私宅花园的墙壁上,现在保存完好的有23块,现在保存在国家博物馆,展示在我们的眼前的是复制品。如今的生活距离那些男耕女织的小农经济已经很远了,他们生活在“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桃花源里。现代生活提供了很多便利,但也有太多光怪陆离的诱惑,不知不觉中,我们离那种安逸知足的心态已经很远了,只能偶尔从古诗中窥见那些“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生活。

  西堤最北端的界湖桥是从北如意门回家的必经之路,可惜没有桥亭,据说在战火中被毁了。不过两岸垂柳相送,仿佛跟我们告别。细数下来,今天一共走过了八座桥,十七孔桥,绣漪桥,以及西堤六桥,想起了一句诗“踏过樱花第几桥?”不知道今夜梦中,如果再回到这里,会踏上哪座桥呢?

  这一圈下来,两万多步,加上大风,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晚上Yoyo妈还在我伤口上撒盐,“为啥今天你比我多走了两千多步?”我在心里怒吼,“因为我迟到,追你们走错路啦!”但是面上努力维持着淑女范,微笑着说,“你猜”。

  感谢果妈组织的活动,感谢刘双喜老师耐心细致的讲解,感谢一路同行的小伙伴们,特别感谢摄影师草草小仙女,感谢今天的大风,考验了我们向学的决心。

本文来源:行走北京之颐和园——踏过樱花第几桥?

上一篇:您所不知道的颐和园传说——昆明湖东岸的大铜

下一篇:晚清老照片:富人出行图颐和园的玉带桥被喂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