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bifa必发 > 旅游景点 > 【70年铁岭记忆·白塔】穿越时光 见证辉煌

原标题:【70年铁岭记忆·白塔】穿越时光 见证辉煌

浏览次数:118 时间:2019-09-17

  如果有一个古老的事物,它见证过铁岭城市的发展,也最能体现出这座城市的历史与厚重,那么它应该就是铁岭白塔。

  对于铁岭人来说,白塔不仅是自然意义上的文化景观,更是深入骨髓的精神风景。在“越长越高”的城市里,它已经不那么显眼,但不变的是白塔承载着的城市历史和我们的精神记忆。它见证了银州古城由小变大,由落寞到繁华。它亲历着新中国成立70年来铁岭飞跃式的发展进程,陪伴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一代又一代的传承繁衍。白塔注视着豪爽豁达的铁岭人辛勤的付出,它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也是远在他乡的铁岭人对故乡的牵挂。

  铁岭白塔,原名圆通寺塔,位于银州区广裕街北段,属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于通体白色,因此铁岭人更习惯叫它白塔。千年以来,这座奇骏古塔在闹市中寂静矗立,见证着一座城市的沧桑变化。

  广裕街与北市路交叉路口东南百米,抬眼望去,即可见白塔。白塔为八角十三级实心密檐式,塔身为青砖垒造,砖长2尺4寸、厚6寸,略成锥形。塔顶刹杆有铜盘和宝珠,在白塔宽大的基座八面,还嵌有“风调雨顺 国泰民安”八个字。八面各有浮雕佛像一尊,并饰宝盖。第一级塔身南部是像,塔檐下部有砖雕斗拱,塔基和塔身有砖雕装饰,每层塔檐都悬挂铜镜和风铃。

  白塔的四周有围墙,将白塔封闭得严严实实,但青藤依然冲破阻拦蔓延了出来,枝叶扶疏的林木掩映着爬满青藤的围墙,留下了斑斑驳驳的光影。塔西侧一条铺着石板的小路,这条小路曾留下过无数的通往白塔的脚印。

  穿过密匝的胡同,在巷子深处的一间厂房里找到一个视角最好的角落,抬头望去,低矮的厂房上,古老的白塔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那么庄严。悠远的古塔上,沧桑而不乏诗意,怡人而充满魅惑。一群白鸽优雅地划过塔顶,阵风吹过,悦耳的鸽子哨与风声交相呼应,于是,脑海中勾勒出一幅属于白塔的蒙太奇:白塔迎接着四季变化,经受着雨的侵袭和风的触摸,深秋之后,进入冬季,银灰色的云块在空中翻腾,呼啸的北风撕裂着枯树的枝丫,发出“嗖嗖”的声响。或是一场大雪的到来,白塔立在寒风中,挺直了腰身,精神依然抖擞。它不畏疾风暴雪的肆虐,塔檐的冰挂、身边的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到了夏天,白塔的周围虽然没有青纱遍野,但也是郁郁葱葱。白塔微笑着注视着四周,聆听飞鸟在枝头的啾啾鸣唱。微风轻抚过塔身,它的神态是那样的庄重和自然,它似乎忘却了曾经的经历,只向人们展示着它的安逸和慈祥。

  历史源远流长,朝代的变迁如同飞速前行的车轮,前面的印记刚刚留下,后面的轮印便马上重叠上去。即便如此,每个朝代曾经存在的证明,也就像那些被重重叠加的轮印一样,虽然可能有些模糊不清,但也能够从那稍显不同的痕迹上看到一两分它们曾经存在过的影子与证明,这是滚滚长流永不停逝的岁月长河所给予它们的一丝仁慈。所以才会有了我们看到的,那些一层一层分埋于土下或是堆叠于地上的历史古迹,一如白塔。

  关于白塔,许多仍未解开的谜团让它更加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虽然白塔是辽北现存最早的古塔,但关于它的身世却一直是个谜。最早人们发现白塔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它的见年性的碑刻《重修圆通寺塔记》,上面明确记载了修建时间、修建者等一系列信息——碑刻上记载了修建这座塔的时间是在唐朝太和二年(828年)。

  但是在经过专家研究比对,与大量的史料查找发现,这座塔并不具备唐代塔的特征,同时更重要的是,修这座塔所用的砖,是有着典型辽代特征在辽代大规模使用的沟纹砖。而在那之后的唐代,是不可能会用辽代砖建一座这样的塔。

  史料记载,白塔在明代即已破败不堪,在明万历十九年(公元1591年),经由辽东总兵李成梁的夫人出资,予以修缮,所以石碑所刻年代,不足凭信。据日文版《满洲写真帖》记此塔为辽塔,也有文章言及此塔为金大定年间建,但无论如何,白塔不会早于辽代,但究竟是在何年间修建,至今仍是一个未解的谜团。

  民国以前,白塔是当时城里最高的建筑,在《志书》中曾记载白塔为“二十里外能望而见之”。在《铁岭老照片》一书中,收录了一张1936年拍摄的照片,从龙首山上西望当时的铁岭县城全景,白塔直耸入云,成为照片中的制高点。

  千百年来,人们从不吝啬对白塔的赞美之词。明代大学士陈循有诗:“山雨过城头,雨晴云未散。忽看白塔尖,钻入青天半。”来赞美白塔的秀丽景色。昔日的群舍之间,独傲一尊白塔,雨后复斜阳,彩虹当空,塔高云低,塔腰间有云雾缭绕,著名的铁岭八大美景之一“白塔横云”之美称便由此而来。

  其实从气象学上来看,这诗中描绘的情景不难解释:那时,夏季雨水较多,几乎占据了全年的四分之三,山雨欲来风满城,雷雨阵阵,迷蒙万顷。霎时间,雨霁天青,阳光初照,空中悬浮着大量雨滴,阳光经过雨滴的折射,形成一弯彩桥,恰在这时,低云未散,切过塔半,塔尖钻入云上,刺向青天,在太阳的照射下,金光闪闪。

  关于白塔,民间从来不乏神奇的传说,至今仍有年岁已高的老人记得:某年,铁岭来了两个盗贼,他们发现白塔上那串葫芦塔尖是个宝贝,于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准备把宝贝偷走。正在偷盗之时,天降神人,与这两个盗贼打了起来,没成想这俩盗贼也颇有本事,一连打了三天三夜,仍难分胜败。传说这个神人就是明代辽东总兵李成梁降落到人间,来保护铁岭百姓。人们听说后纷纷从家里出来敲锣打鼓为李总兵助威呐喊,终于把那两个盗贼捉拿归案。

  1975年2月4日,辽宁海城发生7.3级强烈地震,波及铁岭。铁岭震级4.3级,裂度6度,人们震感明显,建筑物也发生摇晃并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历尽沧桑的白塔不堪地震波带来的晃动,塔尖震落。因刹杆有铁链相系,被震落的刹尖并未掉落在地,而是斜插入第三级塔身南侧檐上。古老的白塔因为一场自然灾害又成为了当时人们议论的热点。塔尖斜插在塔身上,人们将这一巧合现象视为一个吉祥的征兆、一种神灵敬仰。

  在当时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因铁岭是一方宝地塔尖才掉而不落。人们还将这个巧合现象称作“横腰宝剑”,甚至许多外地人也因此而特意前来观赏一番。恰逢当年,电视剧《大年初一》在铁岭拍摄,剧组将此当作一景摄入剧中。对于铁岭白塔,人们不仅仅赋予了种种神奇的猜想,更是赋予了许多美好的寓义,无论是古时的“白塔横云”,亦或是塔尖震落后的“横腰宝剑”,人们对于白塔的敬仰和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始终如一。

  1987年,我市拨专款对白塔进行修复,修复后的白塔得以再展新姿。经过修复的白塔,四周修建起了专门的围墙,由专人管理,几度对外开放后,最终关闭。

  家住白塔附近的孙复青老人依然记得旧时白塔的容貌。那时,孙复青一家就住在白塔下的低矮平房里。白塔周围聚集了一些生活条件比较艰苦的百姓,这一片居住区被人称作“趴趴房”。80年代初,我市开始了城市建设,到1990年,城镇实有住宅面积已达693.45平方米,人均居住面积7平方米。孙复青一家所居住的“趴趴房”也进行了动迁,动迁后的原址盖起了六层的居民楼,孙复青和邻居们一起搬上了楼房,从此告别了条件艰苦的生活。现在,孙复青在自己家的阳台上一眼便可看见白塔。住了一辈子,还是习惯了抬眼就能看见白塔的生活,只不过视角由塔下的仰视变成了平视,孙复青才觉得记忆中高耸入云的白塔其实并没有那么高。

  随着城镇建设的发展,一座座楼房拔地而起,原来作为地标性建筑的白塔也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渐淹没在了楼群里,银州贸易城的建成更是将白塔的地标性取而代之。银州贸易城与白塔仅隔一条马路,在白塔的北侧。贸易城的建成改变了当时铁岭人的购物方式,四层楼的建筑涵盖了果蔬生鲜、衣物、日杂用品、家具等类别,所有的生活物资在贸易城基本可以采购齐全。每逢节日,贸易城里面人头攒动,空气中弥散着各种食物的味道,牛肉火勺、大甸子羊汤、朝鲜冷面、辣白菜、拌桔梗……各种特色小吃融合在这里,每一种都让孩子们垂涎欲滴,兴奋不已。在衣物和日杂用品区,家长会在这里给孩子买上一件新衣,买上一个火红的灯笼。岁月变迁,热闹的贸易城与清冷的白塔遥相呼应,却也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徐金英在白塔附近的花鸟鱼市经营花卉店已经快20年了,除了物美价廉,白塔已成为她家花卉店最大的“招牌”。对这座白塔,徐金英感情复杂。20年前,徐金英就在白塔附近的花鸟鱼市摆摊经营花卉生意,那时候的花卉品种很单调,只有瓜叶菊、仙客来、水仙、杜鹃、报春花几种常见的花卉,来购买花卉的人并不多,只有春节这样的传统重大节日,生意才会好一些。花鸟鱼市盖起了楼房以后,徐金英购买了一间80平方米的一楼,开起了花卉店。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花卉的种类也更加繁多,像红掌、绿巨人、发财树、巴西木等南方花木和外国花卉都得以引进来,人们选择花卉的偏好也开始有所不同,有喜欢观花的,也有喜欢赏叶的,审美逐渐多元化。近年来,凤梨、仙人掌、绿萝一类的花卉植物更是深受人们的喜爱,人们开始重视花卉的功能性,重视植物对环境的调节,徐金英也不用像以前一样盼着节日了,每一天都有顾客来挑选花卉,每日的收入都不错。

  虽然历经时间的摧残、自然的灾难,铁岭白塔依然威严地矗立在那里。对于很多人来说,白塔不仅是自然意义上的文化景观,更是深入骨髓的精神风景。它是铁岭城的见证,这座珍贵的宝塔,见证了银州古城一千多年来由小变大,由弱到强,由落寞到繁华;它见证着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一代又一代的繁衍;它见证着豪爽豁达的铁岭人辛勤的付出,也是远在他乡的铁岭人对家的牵挂。

  傍晚掌灯时分,白塔周边热闹起来,人们聚集在塔下院墙外,唱歌的、跳舞的、乘凉的,很是喧闹。锥形的塔身直指夜空,静静矗立在那里,宽容、温和地俯视着十字路口穿梭的车流和五彩绚烂的城市灯光。当时光的轨迹划过,城不是昔日的城,人亦不是昔日的人,唯有白塔,一直都在。它见证着这座银州古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发展,这些,皆是今日铁岭美好前程的基奠,也是每个铁岭人的根基与荣光。

  有人说,白塔是幸运的,却也是孤独的。其实,矗立在闹市的白塔,它如慈祥的老者,深入红尘世俗,护佑着周边,并与这里的芸芸众生一起,企盼着新的生活。

本文来源:【70年铁岭记忆·白塔】穿越时光 见证辉煌

上一篇:新民晚报数字报-岩寺白塔

下一篇:喜讯!S319仙居朱溪至白塔段工程PPP项目开工!仙